墨西哥海湾集团卡诺,墨西哥海湾集团创始人

很多朋友对于墨西哥海湾集团卡诺和墨西哥海湾集团创始人不太懂,今天就由小编来为大家分享,希望可以帮助到大家,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今天小编给各位分享墨西哥海湾集团的知识,其中也会对墨西哥海湾集团创始人进行自己的解释,如果能碰巧解决你现在面临的问题,别忘了关注哦,现在开始吧!

墨西哥毒贩实力强大,足以抗衡墨西哥,为何不取代之?

因为墨西哥毒贩只是为了求财,而不是求权。

美国市场90%以上的、以及的来源地都是墨西哥。以全部品类来看有七成以上毒品来自墨西哥。每年美墨之间的毒品交易额保守估计约为190亿-290亿美元,占墨西哥全国GDP的1%~2%。毒品贸易为墨西哥经济的重要支柱之一。大约有500座墨西哥城市都参与到毒品贸易中,直接从业人员超过45万,此外还有320万人的职业与毒品贸易间接相关。

墨西哥毒品市场主要由六大贩毒集团控制:

贝尔特兰·莱瓦集团:由阿图罗·贝尔特兰·莱瓦等四兄弟建立,曾与古兹曼旗下的锡那罗亚集团。主要控制着墨西哥中部、南部和墨西哥城的贩毒渠道。

海湾集团:成立于20世纪30年代,是墨西哥历史最悠久的毒品犯罪集团之一,主控制墨西哥湾沿岸地区的毒品交易而得名。总部驻地在塔毛利帕斯州的马塔莫罗斯市,主要交易对象为美国的得克萨斯州。

华雷斯集团:长期控制华雷斯市及其所在的奇瓦瓦州而得名。

洛斯哲塔斯集团:由叛逃的前墨西哥队组成的新毒枭集团,曾作为海湾集团的杀手小分队而存在。2010年开始独立单干,被美国执法机构视为“最懂得运用现代科技的新型毒枭”。

锡那罗亚集团:古兹曼旗下的贩毒集团。

阿雷拉诺集团:主要控制墨西哥西北部下加利福尼亚半岛区域的毒品贸易。

与对峙的贩毒集团控制了超过10万的力。相比之下,墨西哥不过13万人左右,还包括很大一部分文职人员。在武器装备上,毒贩也不逊警。2007、2008两年中,墨西哥警方从贩毒集团缴获1.7万支突击步,2200枚手榴弹、导弹和火箭弹,50支狙击步,其中90%来自美国。墨西哥毒贩买这么多武器主要还是为了贩毒。

全球十大最危险的犯罪集团!

世界最危险的犯罪集团,不但规模庞大,而且从事著杀人、制毒贩毒、恐吓当地企业、敲诈贿赂政治家、、非法赌博、贩卖人口等违法行为,同时也开展一些合法的商务事业,甚至有不少犯罪集团的收益规模可以堪比世界财富500强企业,这些犯罪集团为了获取利益,不惜一切手段从事著各种违法行为,对此,海外媒体根据犯罪集团的规模、区域范围、影响力以及暴露程度等评判标准,评选出了全球最危险的10大犯罪集团,具体内容由学习吧我为您带来。

十、群众帮(Mungiki)(肯尼亚)

以肯尼亚最大民族基库尤族为中心构成的犯罪组织,成员规模达10万人,组织中心位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第二大贫民窟马萨雷平民窟,曾经实施过的野蛮行为有砍掉敌对首领的头颅,切断女性生殖器等。该组织最早是从非洲常见民族之一弯刀族派生而来,近年逐渐深入世界多地的政治以及经济领域,该组织在此前肯尼亚选举期间发动了暴力活动,甚至将敌对者的头颅砍掉,极度震撼了投票者。

九、首都第一司令部(PCC) (巴西)

这是一个以巴西圣保罗为据点的犯罪组织,主要操控当地州立监狱以及犯罪街区。成员规模约有6000人,其操控的监狱服役囚犯约有14万人。犯罪组织最早由圣保罗州立监狱的足球队组建,如今主要从事毒品交易。PPC发动的有名暴力事件是2006年春季发起的为期4天的同时袭击银行、大巴、公共大楼、监狱的暴力活动,该暴力活动导致圣保罗的街区机能暂停,共导致150人遇难。

八、竹联帮(United Bamboo)()

以为据点的中国系犯罪集团,成员规模约有1万人。目前主要从事贩卖人口、恐吓、、赌博、毒品等违法行为,其影响力不仅限于,还远至美国加州的环太平洋地区。

七、地狱天使(The Hell’s Angels)(美国、加拿大)

该组织原本是一个摩托车爱好者组织,之后逐渐发展为一个活跃于美国和加拿大的犯罪组织,总部位于北美地区,同时还在全球27个设有分部。主要从事毒品交易、抢劫、、恐吓等违法行为,甚至还操控合法娱乐场所的业务,犯罪组织成员通常身著印有“翅翼骷髅”标识的夹克,并骑著哈雷摩托游走于街道。

六、日本黑帮(Yakuza) (日本)

Yakuza是日本黑帮的统称,与其他犯罪组织相比,其暴力程度比较少,但是也涉及恐吓、杀人等违法行为,最大的组织是以神户市为据点的山口组,成员规模达到了39000人,几乎占据了全日本暴力团体的一半。日本黑帮通常与一些有实力的政治家以及商业紧密挂钩,成员特点主要有乘坐高级汽车、纹身、身著华丽的西装以及断手指,其中断手指主要是在成员办事失败后,一种代表赔偿、后悔意义的惩罚行为。虽然日本黑帮大多从事非法行为,但是也存在十分人道的一面,主要表现就是不会以牺牲普通市民为前提行事,这应该也是日本黑帮合法的原因之一吧。

五、救世鳟鱼帮(Mara Salvatrucha ,简称MS-13)(美国、中美洲)

暗自活跃於美国以及中美洲的犯罪集团。该组织起源於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内战不断、暴力活动频发的中美洲北部小国萨尔瓦多,当时的一些萨尔瓦多游击队成员成为难民进入美国,南加州地区,并逐步发展壮大了这一极端暴力组织,对境内治安构成重大威胁。该组织常被墨西哥卡特尔(Cartel,主要指垄断利益集团、垄断、企业联合、同业)雇用担任保镖,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使用任何残酷暴力,自己的势力范围也得此逐渐扩散。2011年,美国FBI还针对该犯罪组织专门成立了特殊。

四、克莫拉(Camorra)(意大利)

意大利的黑手党组织,111个组织成员数超过了6700人,无论是在影响力、经济力、暴力程度等,该组织都可以被评定为最危险的黑手党组织,不仅从事犯罪活动,同时也经营意大利国内的合法商业,甚至还通过恐吓对当地商业强行勒索,如果不听从要求,则会采用杀人、放火的方式进行报复,该组织对政治家以及警察的贿赂以及暴力行为已经属于家常便饭,对于操控地区的影响力也非常之大。

三、松采沃兄弟会(SoIntsevskaya Bratva)(俄罗斯)

俄罗斯的黑手党组织。关于该组织的信息十分少,唯一知道的是该组织的创立者兼领导是一个自称为谢尔盖-米哈伊洛夫的商人,该人在俄罗斯从事多种合法经营,为了达到目的甚至会通过杀人和暴力铲平竞争对手。该组织在俄罗斯从事的主要犯罪活动有、恐吓、贿赂、欺诈、贩卖人口、武器交易、股票欺诈、洗钱、网络欺诈、黑客等,其势力范围已经突破俄罗斯国境,蔓延至美国芝加哥、旧金山、迈阿密、大急流城以及纽约等地。

二、锡纳罗亚贩毒集团(Sinaloa Cartel)(墨西哥)

曾经是最有势力的毒品卡特尔,如今的影响力也非常之大,总部位于墨西哥锡纳罗亚州库利亚坎,从事贩毒和洗钱等犯罪活动。由世界最富裕、最有势力的毒品商人乔奎因-古兹曼率领,古兹曼自2009年起,每年都被福布斯杂志评选为世界影响力的人物,本人也宣言要成为毒品界的教父。

一、洛斯哲塔斯(Los Zetas)(墨西哥)

洛斯哲塔斯是墨西哥最为猖狂的贩毒集团”海湾卡特尔”(Gulf Cartel)的事力量,他们的任务就是暴力解决毒品生意上的一切事务,他们的标签就是战,凶杀,绑架,残忍,无恶不作,无法无天。海湾集团是墨西哥最大的贩毒集团之一,起源于70年代,在世界毒品贸易中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 1986年,墨西哥为了世界杯的安保工作,成立了一支特种,Grupo Aeromóvil de Fuerzas Especiales,简称GAFE。该精英的士接受了美国、以色列和法国等多国反恐专家的集中训练,个个都是精强将,装备也是一流,被称为墨西哥的绿色贝雷帽。世界杯结束后,GAFE作为一支快速反应劲旅,投入到让墨西哥头疼的打击毒贩的战斗中,海外集团也受到了GAFE的严重打击。 90年代,海湾集团开始了拉拢GAFE的工作,在金钱的利诱下,GAFE投奔了海湾集团,充当了打手兼杀手的角色。他们以特种的身手同对立帮派展开了一场场血战,杀人无数,甚至同墨西哥警察和队较量,把墨西哥拖入了血雨腥风。据统计,3年间有超过1万墨西哥人死于这种街头战争,其中包括近1000名警。他们又把战火卷入了美国,美国几个与墨西哥相邻的地区凶杀案层出不穷,引起了美国人的恐慌。

毒品对墨西哥正常的发展造成了哪些方面的危害?

关于墨西哥的毒品经济,你需要了解的十个事实

上图为墨西哥警方查获历史上数量最多的毒品

1、墨西哥的毒品贸易达到了十分惊人的规模

自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墨西哥取代哥伦比亚成为了美国最重要的毒品来源国。

现如今,美国市场90%以上的、以及的来源地都是墨西哥。以全部品类来看则有七成以上毒品来自墨西哥。每年美墨之间的毒品交易额保守估计约为190亿~290亿美元,占墨西哥全国GDP(2013年)的1%~2%。

过去几十年里,毒品贸易成为墨西哥经济的重要支柱之一。大约有500座墨西哥城市都参与到毒品贸易中,直接从业人员超过45万,此外还有320万人的职业与毒品贸易间接相关。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毒品贸易会带来暴力和混乱,但由于毒品贸易已经形成了相当规模的产业链,贩毒集团掌握下的某些地区进而形成了某种程度上的自治体。贩毒集团获取的利润会通过投资教育和等方式回报给当地社区,而当地一些居民则将贩毒集团视为创造工作、提供收入的“衣食父母”。

2、墨西哥的毒品经济并非一直如此兴盛

基于优越的地理位置和良好的气候条件,毒品种植产业及其转运贸易在墨西哥有着相当长的历史。该国历史学家埃恩斯索在其著作《墨西哥毒品史》中写道,早在17世纪,西班牙殖民者就开始推广种植,而当地的印第安土著则有吸食一种具有致幻作用的仙人掌的长期传统。

直到上世纪90年代之前,毒品交易在墨西哥并不算一个大的社会问题——直到哥伦比亚超级毒枭埃斯科巴统治时代的落幕。在此之前,从南美地区毒品到北美的巨额生意基本由哥伦比亚毒枭们垄断,墨西哥人只是从中赚点小钱。

90年代以来,权力真空迅速被相继崛起的墨西哥几大贩毒集团填补,并展开了旷日持久的血腥地盘争夺战,形成足以和队抗衡的黑帮割据势力。

3、毒品泛滥带来的最大危机在社会治安层面

美国执法机构称,2007年到2011年间,墨西哥有70%的犯罪案件都和美国的毒品交易有关。

美墨边境的华雷斯市因为居高不下的谋杀率而被评为“西半球最危险的城市”。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与华雷斯仅有一界之隔的美国厄尔巴索市,2010年仅发生3起命案,其中一起是。

2006年年底,费利佩·卡尔德隆当选墨西哥,承诺“彻底改善社会治安”。他一上任,便拿贩毒集团开刀,宣布进行全面打击,而富可敌国的贩毒集团也毫不示弱,与之针锋相对,展开对攻,墨西哥媒体因此称之为“毒品战争”。

某国际组织提供的数据显示,在卡尔德隆的六年任期内,有6万人因“毒品战争”而身亡,此外还有2万6千人失踪,下落不明。现任涅托上台后,谋杀率虽有轻微下降,但绑架案数量仍继续攀升。

4、有美国在,毒品贸易就无法禁绝

“可怜的墨西哥,离上帝太远,离美国太近。”这是墨西哥前迪亚兹针对该国毒品贸易越打击越猖狂的难题所发出的感叹。

墨西哥之所以成为今天的墨西哥,和它的地理位置分不开:南边是哥伦比亚等传统毒品产区;北边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美国(同时也是全球吸毒率最高的)。 世界上最大的毒品供应(中转)国和毒品消费国是邻居,这并不是巧合。

墨西哥贩毒集团从哥伦比亚或者秘鲁买下一千克只需两千美元;这一千克运到墨国内可以卖到一万美元以上。一旦卖到美国,批发价可达三万美元。把它拆成克来零售,同样的一千克就能卖到十万美元——比黄金还昂贵。

“为了100%的利润,它(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对于贸易来说,墨西哥贩毒集团仅仅通过转运可以获取的利润是其成本的5000%。

5、墨西哥毒品市场主要由以下六大贩毒集团控制

贝尔特兰·莱瓦集团:由阿图罗·贝尔特兰·莱瓦等四兄弟建立,曾与古兹曼旗下的锡那罗亚集团。该集团主要控制着墨西哥中部、南部和墨西哥城的贩毒渠道。

海湾集团:成立于20世纪30年代,是墨西哥历史最悠久的毒品犯罪集团之一,因主要控制墨西哥湾沿岸地区的毒品交易而得名。总部现驻地在塔毛利帕斯州的马塔莫罗斯市,主要交易对象为美国的得克萨斯州。

华雷斯集团:由于长期控制华雷斯市及其所在的奇瓦瓦州而得名。2008年古兹曼和他锡那罗亚集团试图将华雷斯变成为自己的地盘,一场血腥的黑帮火拼由此爆发。

洛斯哲塔斯集团:由叛逃的前墨西哥队组成的新毒枭集团,曾作为海湾集团的杀手小分队而存在。2010年开始独立单干,被美国执法机构视为“最懂得运用现代科技的新型毒枭”。

锡那罗亚集团:大名鼎鼎的古兹曼旗下的贩毒集团,目前来看是整个墨西哥实力最强大的一支。

阿雷拉诺集团:主要控制墨西哥西北部下加利福尼亚半岛区域的毒品贸易,但阿雷拉诺兄弟中的好几位都已经被警方控制或被对手杀死。

6、墨西哥并不是拉美最大的毒品产区

尽管墨西哥国内也有大量的毒品种植田(和等)以及毒品生产工厂(等),但总的来说,该国的毒品贩子在毒品产业链上还是主要扮演了中间转销商的角色。

美国国会出具的一份报告显示,美国国内市场上流通的主要原产地是墨西哥,但和则主要产自南美洲和亚洲。早年间,是墨西哥毒贩最主要的拳头产品,但现在致瘾性更强、对人体损害更大的、和开始成为主流。

美国国务院报告估计,美国市场有90%以上的都来自哥伦比亚、玻利维亚以及秘鲁,然后再经由墨西哥北上进入美国和加拿大。这一情况同样发生在身上:墨西哥国内生产的并不多,但墨西哥毒枭控制了大部分面向北美的分销渠道。

7、墨西哥国内吸毒率并不高

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2014年末墨西哥国内长期吸毒人口约为470万,吸毒人口比例为3%。相比之下,美国吸毒人口约3500万,吸毒人口比例接近10%。可见,与其邻居、世界上最大的毒品消耗国美国相比,墨西哥国内的毒品滥用情况并不算太糟。

但由于墨西哥在世界毒品产业链上发挥着越来越显著的角色,墨西哥国内民众接触到毒品的机会也比以往多了很多。自上世纪80年代墨西哥贩毒集团开始大规模崛起以来,该国国内的吸毒率一直有小幅上升趋势。

在“9·11”袭击发生后的一段时间,美国加紧了海关把控,这使得毒品运输过程中的滞留情况时有发生。分销贩遇此情况一般会选择就近减价销售,这也使得墨美边境地区的吸毒率高于非边境地区。

8、除了美国以外,墨西哥毒枭正在向全球市场渗透

尽管北美包括加拿大在内仍然是墨西哥贩毒集团赖以生存的最主要市场,但同样增长迅速的欧洲吸毒人口正在成为大西洋对岸墨西哥毒贩心中的新蓝海。美联社称,比起美国的吸毒者,欧洲的瘾君子们通常出手更大方,“不在乎以两倍价格购买”。

非组织“犯罪洞察力”2015年初出具的一份报告显示,古兹曼旗下的锡那罗亚集团是墨西哥贩毒组织中开拓欧洲市场的先锋。而西班牙基于语言和文化优势则成为了墨西哥毒枭毒品到欧洲的第一站。“除此以外,西班牙海关的执法力度一般来说也比英国和法国要更宽松。”报告同时指出,从2012年开始,墨西哥贩毒黑帮集团开始和意大利的黑帮展开合作,企图将意大利南部诸港口发展成除西班牙以外的第二大欧洲毒品转运中枢。

2015年9月有报道称,亚太毒品市场近年也开始出现墨西哥毒贩的身影,原因在于这里的利润率甚至高过欧洲。

9、贩毒集团不仅仅是倒运毒品那么简单

古兹曼旗下的锡那罗亚集团得名于其传统势力范围墨西哥锡那罗亚州。出生在这里的历史学家埃恩斯索指出,这里目前仍然是墨西哥最贫穷的区域之一。在这里,没有给民众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于是在一些市镇,锡那罗亚集团取代了,接管了社区的治理,形成独立王国。

美国的评估显示,与对峙的贩毒集团已经控制了超过10万的力。相比之下,墨西哥也不过13万人左右,其中还包括很大一部分文职人员。除此之外,在武器装备上,毒贩也不逊警。2007、2008两年中,墨西哥警方从贩毒集团缴获1.7万支突击步,2200枚手榴弹、导弹和火箭弹,50支狙击步,其中90%来自美国。

贩毒集团还十分擅长展开舆论宣传,这使得很多墨西哥国内民众、尤其是那些依赖于毒品经济谋生的民众选择在毒品战争中站在毒枭大佬这一边。除了传统的宣传渠道诸如户外广告和墙壁涂鸦等,毒枭们甚至还学会了在、Instagram等社交网络上博取年轻一代网民的支持。

香车、名表、奢侈华服、天价好酒、重型武器……这些在网络上刷屏的穷奢极欲的生活方式在很大程度上引诱了那些物质条件欠佳的年轻人,促使他们成为贩毒集团的一员。

10、毒品泛滥衍生出了相当多样的亚文化

在普通墨西哥民众的眼里,大毒枭古兹曼更像是一个主导流行文化的公众人物。在首都墨西哥城的市场里,古兹曼的衬衫成了热销爆款;印着他头像的T恤、帽子随处可见;甚至还有一款以他越狱为主题的手机游戏。

在古兹曼统治的锡那罗亚州,“毒品文化”最为发达。这里衍生出一种结合当地传统音乐形式“科里多”的新兴音乐流派:“毒品科里多”。这种音乐通常写出将贩毒集团犯罪故事浪漫化的歌词,认为大毒枭是现代“罗宾汉”式的存在。

同样是在锡那罗亚,一种供奉“侠盗马维德”的类宗教信仰持续盛行。当地的毒枭和毒贩子们将“侠盗马维德”视为自己的上帝。在当地传统文化中,马维德是“劫富济贫、替天行道”的一个神话人物。

有关墨西哥海湾集团卡诺的内容到此结束,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您也可以在本站查看关于墨西哥海湾集团创始人的其他内容。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将会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投诉邮箱3484479098@qq.com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29日 下午10:45
下一篇 2022年12月29日 下午11:0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