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奔哪里人(杭州走出的嘻哈歌手)

西湖音乐节,懒惰致富集团在演出。

李大奔供图

5月29日,李大奔和“懒惰致富集团”其他成员蹦跳在西湖音乐节的嘻哈舞台上时,《中国有嘻哈》节目还没播出。无论是台上的李大奔还是台下欢呼的歌迷们,都不会想到这个夏天,HIP-HOP会成为热搜榜上的常客。随之而来的是一连串以前很多人听都没听过的热门词:freestyle、flow、双押……记者 杜青宝 摄影 朱丹阳 严嘉俊

选手李大奔 本来就是个普通的大学生 现在忙到回杭州都不太有时间

我还记得策划西湖音乐节嘻哈舞台的街声创办人张培仁站在大草坪上,表情很满足,对我说起《中国有嘻哈》这个节目:“嘻哈乐接下来将会掀起一阵旋风,肯定会爆掉。”

果然,嘻哈红了,参加节目闯进全国9强的李大奔,也红了。前天打通他的电话时,他正在北京拍摄宣传照片,话筒里能听到那边工作人员的忙碌。

很好奇,现在他的生活发生了哪些改变。原本以为他会给出一个比较官方的说法,结果他很坦率地说:“钱比原来赚得多了啊。参加节目前我还在上学,就是个普通大学生,但现在走在街上我会被人认出来,年轻人都去玩儿的地方,会有人认出我,然后拉着我合影。比赛前就是正常的创作状态,不过随着节目进展,我开始注意言行举止,也开始小心自己的行事风格。”

李大奔如今很忙,就算抽空回杭州,最多也只能待上三两天,“就是工作加见见朋友,时间都很赶。”父母也提醒他注意身体,“我爸妈每期节目都看,也会给我一些建议,但说得最多的就是让我多吃点,觉得我太瘦了。”

同样是因为走红,李大奔也看到了所谓的“人间冷暖”。比如他初中和高中的一些同学,原本都会拿嘻哈嘲笑他,“就说,一天到晚不知道我在唱些什么。”但现在,这些人回过头来找他,“会来问我要签名,可大家明明几百年都不认识了,却突然发过来,说你很厉害啊之类的,搞得我们好像很熟一样。”随后他叹了口气,接着说,“倒不是觉得怎样,只是我觉得,大家以前原本可以做朋友,或者可以关系很好,但他们为什么不来?现在我变好了,他们才来。我就想,如果我马上就不红了,他们肯定也不会有什么事情。”

李大奔说,参赛前后自己改变最多的就是心理素质,“变好了啊,以前我比较敏感,就是特别在乎别人看法的那种人。但现在骂我的人多了,有人说我丑,我就想算了,没什么好说的,因为他们审美不好啊,不知道我是国际超模脸。”随即他又表现出了年轻嘻哈乐手特有的那种自信,“也是,他们也只能吐槽我长相了,因为别的没什么好让他们吐槽的。”

我问他到底有没有晋级,他在电话那头笑了一下,卖了个关子:“这个我还不能透露,节目播出后你就会有答案了。”结果,昨晚李大奔止步全国9强,他在舞台上和其他战队的Rapper抱成一团,接受采访时还有些不好意思地哭了。

对于结果,李大奔说:“这一个夏天所有发生的事情,是我活了前20年来都没想过的事情,然后我觉得能走到这里我已经很开心了。”还笑着喊了句,“追星追到我这个地步,我觉得OK啦。”

因为个人原因,李大奔现在已经不在“懒惰致富集团”了。谈到所谓的“单飞”,懒惰致富集团的能嫩觉得,“他选择了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挺好的。”大奔则表示这个问题不方便回答,“毕竟他们也是签约艺人,我不能用我的言论影响他们。”两人也都很坦诚地说:“当然,我们还是朋友。”

包邮区风格的“懒惰致富集团” 9月的档期已经排满

能嫩是“懒惰致富集团”的元老级人物,早在2009年那个嘻哈文化还很“地下”的时代,他就跟在成都上学的杭州人“捷克”,以及在英国留学的杭州人“米高”玩起了嘻哈。如今,8年过去了,能嫩他们的“懒惰致富集团”日益壮大,核心成员有八九个,不仅形成了自己独有的“江浙沪风格”,还签约了摩登天空,准备在嘻哈音乐的道路上大干一番。

在他们凤凰山脚下的工作室里,我们见到了能嫩、GBZ和STARR J三人。他们看起来和别的年轻人也没什么两样。并不像电视节目里的那些rapper(说唱歌手)一样带着侵略性,而是随和坦诚,透露各自生活的时候有些许羞涩,讨论下一个MV该怎么拍时精神抖擞。按他们的话说,“平时我们也会聚会看电影、喝酒聊天,大家也不会动不动就freestyle(即兴说唱),也都是好好说话的。”

问他们喜欢看什么影视剧或综艺节目,三人脱口而出《极限挑战》,能嫩尤其喜欢孙红雷,“他们几个人太贱了,每一期都好笑到不行。”

目前还在上大学的STARR J不说话时表情酷酷的,结果采访间隙有同伴从外面进来,手里拿着一双桃红色的运动鞋,瞬间“破功”,开心地拿出来穿在脚上就开始“走两步”了。原来这鞋是同伴送的,桃红色是他自己选的,“你不觉得这个颜色特别好看吗?”

他还拿出手机给我看他养的豹猫,一边面露幸福,一边担忧,“它现在已经10个月了,最近每天都在叫,我在犹豫要不要把它抱去医院给阉了,听说猫阉了以后可以活更长时间。”

至于GBZ,不说话时显得有些羞涩,聊起生活却很大方,“我们跟其他人并没不同,爸妈也会担心我们工作和生活,也会催我们结婚,跟大家一样。”不过父母还是很支持他们的。能嫩说,“我妈会在家里放我的歌,说她知道我可能打算走不一样的路。”

《中国有嘻哈》播出前,大部分Rapper的生活来源都要靠参加比赛赢得奖金,或者去走穴演出才能维持生计。节目中有人就说,为了参加比赛,路上的花费都得自己想办法,所以每次都要抱着必胜的决心,“因为赢了会有奖金,哪怕只有2000块,起码这次没白跑。”

能嫩说他们没这么艰苦,刚开始玩时还是学生,不过那时商演机会很少,主要还是靠朋友介绍,音乐节的邀约会相对多一点。

但现在,许多节目中的歌手参加商演,已经有当红流行一线明星的待遇:坐头等舱、住豪华套房,出场费从几千块瞬间上涨到几十万。GBZ说,“之前其他嘻哈乐团来杭州演出,就默默地来再默默地结束。现在他们来,路边的广告牌全都打起来了,这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的。”

之前能嫩他们也在做其他的工作,比如设计。“以前是拿别的工作来养活嘻哈这个爱好。”但现在,他们已经接到许多商务合作需求,也有了专门的部门来打理这些事务,演出计划也接到快手软了:“整个9月份档期都排满了,如果要预约演出,估计现在得提前一个多月跟我们说才行。”

他们的音乐,歌词里没有很多愤世嫉俗和抱怨,也没有太阴暗的部分和“脏词”。对此能嫩居然用“包邮区”来回答:“江浙沪是包邮区,这里的人脾气都挺好,没那么冲,所以我们的歌词更注重音乐本身的音乐性和歌词的文化性。”

他们之前写过《黄梅天》,笑言“这种天气只有江浙沪地区有体会吧”。

还记得用杭州话说唱的“口水军团”吗

延伸

说起杭州的嘻哈,你还记得“口水军团”吗?16年前,雪村一口东北话唱火了《东北人都是活雷锋》。而在当时的杭州,最当红的却是“口水军团”的杭州话RAP,《件儿饭》《不搞的》《碎烦》,还有那首《杭州是个好地方》,风靡一时,甚至成为外来人学说杭州话的教材。

从2001到2004年,“口水军团”分分合合,最后默默解散了。但对粉丝来说,“口水军团”的存在痕迹依然鲜明。那时《阿六头说新闻》每期结尾都能听到口水军团在唱,“耍子地方木佬佬,西湖里划船,城隍阁么登高,雷峰塔叙旧,来壶龙井茶泡泡……”

看懂这些词 一起来嘻哈

Battle:指个人对个人带有攻击性的比赛。

Freestyle:即兴饶舌,通常用于battle。

Diss:说唱歌手之间的不合,一般都用说唱乐的方法解决,双方在说唱技巧上一较高下。

Ya:口语中的You(你)。例如“Ya Know”,就是“You Know”的意思。

Flow:是说唱歌曲里文字咬字、发音、韵律、踩拍的名词,可以指个人风格。

押韵:句子与句子之间,互相有相同或者相近的韵母。押韵就是押单字,双押就是押两个字,三押就是押三个字。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将会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投诉邮箱3484479098@qq.com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31日 上午8:32
下一篇 2022年12月31日 上午8:4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